昨日凌晨3點過,重慶晨報966966公眾服務中心的電話突然響起,電話那頭,44歲的葉春秀激動得語無倫次。她想向我們講述老父親與兩位好心的哥的故事,“如果不是兩位好心人,不曉得後果有好嚴重。”
  78歲的老父走丟了
  前天上午10點半,葉春秀78歲的父親葉遠惠從五里店馨悅小區外出散步,直到中午12點,家裡快吃飯了,父親依然不見蹤影。葉春秀和妹妹、母親一直在住家附近尋找父親的蹤跡。
  剛開始,她們在小區周圍尋找,“他身上啥子都沒得,我們就覺得應該走不到好遠,就在附近。”從馨悅小區一直找到江邊打魚船,再從打魚船找到大劇院,又從大劇院來到南方上格林,依然沒有得到任何關於父親的線索。無奈之下,它們只好報警,試圖查看路口的監控視頻,看看父親是否乘車離開了五里店。
  然而,從海量的監控信息查看一個老人的去向,無異於大海撈針。家人只好發動其他親屬,一同尋找父親。
  從太陽高掛到太陽落山,葉春秀的心情越來越糟。“他身上啥子都沒得,又有高血壓,每天要吃三次藥,如果在外面發病了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葉春秀擔心地說。
  熱心的哥路邊“撿”個老人
  正當家人焦急的時候,葉遠惠正坐在一號橋的紅綠燈邊,看著眼前的車水馬龍。昨日凌晨1點過,的哥張奇林駕駛牌照為渝A3T935的出租車從一號橋經過,看到一個老人提著一個蛇皮口袋,孤獨地坐在路邊。
  42歲的張奇林開出租車已經10年,是雷鋒車隊的一員。“老人有微弱的招手動作,好像是要搭車,但是動作幅度太小了,好多空車都沒看到。”根據他的經驗,這麼晚還不回家的老人,要麼是無家可歸,要麼是迷了路。再打量一下老人的神態、衣著,他覺得老人可能屬於後一種情況。
  他將車子停靠在路邊,上前詢問後,請老人坐到副駕駛上,準備送他回家。“我沒得錢喲!”老人上車的第一句話,讓張奇林哭笑不得。原來,老人不知從什麼地方被一輛出租車拉到一號橋,司機發現他身上沒錢,就將他丟在路邊。
  老人隨身攜帶的蛇皮口袋里,滿是空的塑料水瓶,並且很久沒有吃過東西。張奇林打聽到,老人家住五里店金質花苑酒店附近,名叫葉遠惠。
  “你把我放在北橋頭隨便哪點就可以了,謝謝你哈,小伙子。”葉遠惠說。張奇林嘴上答應,但心裡堅持,要將老人送回家。然而,在金質花苑酒店附近轉了三四圈,葉遠惠都說不是自己的家。張奇林只好向同事夏宗斌求助。
  求助警方找到家屬
  夏宗斌是東瀛公司雷鋒車隊的支隊長,他接到張奇林的電話後,明白事態嚴重,立即從渝北兩路一路放空來到五里店和張奇林匯合。張奇林趁著等同事的空隙,在24小時超市買來麵包和牛奶給老人吃。
  葉遠惠接過麵包後說:“我不喝牛奶。”張奇林又從超市買來一瓶礦泉水,葉遠惠喝了一大口。
  等到夏宗斌趕到五里店時,已經是凌晨兩點過。他也想不出好辦法,拉著葉遠惠,又繞著金質花苑酒店繞了五六圈,葉遠惠還是沒有認出自己的家門。張奇林和夏宗斌只得撥打110報警。
  通過警察聯繫上葉春秀等家人時,已經凌晨兩點半,葉遠惠已經失聯整整16小時。
  最好給老人做個聯繫卡
  昨日中午12點過,葉春秀來到主城區出租汽車失物招領中心對兩名好心的哥表示感謝。她說:“真的謝謝你們,不然,我們真的都要找瘋了。我還準備做面錦旗,感謝你們。”
  張奇林和夏宗斌都表示這是自己分內之事,他們還提醒葉春秀,應該給老人做一個留有聯繫方式的卡片縫在老人的衣服上。
  葉春秀說,父親患老年痴獃,昨日凌晨回家後直到現在,也沒弄清楚老人去過哪些地方,只知道去過一號橋和貓兒石。她說:“他那個蛇皮口袋裡頭的空瓶瓶都是別個給他的,他說是在化工職業學校附近碰到那個好心人的。”
  其實,這已經不是張奇林第一次做好事,1月15日晚11點過,張奇林經過渝澳大橋橋頭時,突然看見一年輕女子懸在橋欄桿外,來不及多想,他趕緊停車上前緊緊抓住女子的雙手。關鍵時刻,又有一輛出租車和一輛私家車停下幫忙,四人合力才把女子救下。
  重慶晨報記者 廖怡飛  (原標題:深夜路邊“撿”個老人 熱心的哥攜手幫他找家 )
創作者介紹

愛爾蘭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na50navp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